新闻热线:13259888867 总编信箱:xibuchuanmei@qq.com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今日头条 > 正文

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:他们站着

www.xbcm.org(2020-01-09)来源:西部传媒网
复制链接关键词:

 我们常说谁谁是个撞倒南墙的人。“撞倒南墙的人”,可以理解为“一条道走到黑”的人,“不见棺材不落泪”的人,这多少带点儿贬义,一根筋嘛。也可以理解为“不到黄河不死心”的人,便有了中性的意义,立志并执着于自巳的志向,那怕志向不是很切实际,光凭那股子执着也令人敬佩。“撞倒南墙”还可以理解为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,这又是褒义了,是豪情、壮志和理想啊。
  
  可以说,对以后的发展而言,一切既有的文明都是路,也可能成为墙;故而一切新的创造都需要撞墙,需要撞墙的人。美国经济学家熊彼得说,大的创造都带有颠覆性。颠覆是什么,就是把原有的墙撞倒,走向创造,走向新境界。
  
  撞倒了南墙的人,常常被称为胜利者。他们以自己的坚毅人格、精神定力和实践能力,将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的因素融汇成一股合力,最后撞倒了南墙。势也,运也,他们是幸运者。


书法家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

  但在他们之前,之后,同时会有更多的人被南墙撞倒。这些被南墙撞倒的人则往往被讥笑为不识时务、不自量力,被看成是失败者。
  
  当年哥白尼和布鲁诺就这样被讥笑过。2017年我随丝路万里行车队经过华沙,专门去弗龙堡大教堂凭吊过哥白尼。这位波兰天文学家是西方近代“日心说”的重要复兴者,在他的名著《天体运行论》中,第一次使“日心说”在数学技术层面抗衡了古希腊流传下来的”地心说”。
  
  当时“地心说”被教廷和民众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真理,所以《天体运行论》出版后半个多世纪,“日心说”很少受人关注,被诬为异端邪说。只有极少数人尊重科学的人,例如布鲁诺,坚定地与“异端”的学说站在一起,勇敢地向那堵非科学的南墙撞去。他为此而颠沛流离,最终被宗教裁判烧死在鲜花广场上。他支持哥白尼的“日心说”,发展了“宇宙无限说”,自己却被南墙撞得鲜血淋漓。现在“日心说”已被科学铁板钉钉地论证为真理,早已是妇儒皆知的常识。当年围困“日心说”的重重南墻,也早已飞灰烟灭,成了愚昧的笑话,这倒底是谁把谁撞倒了?
  
  还有一位勇撞南墙却被南墙撞倒的人,叫苏格拉底。2500年前已经是闻名世界的思想家,和他的学生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并称“希腊三贤”,是开宗立派的元典思想家、教育家。他只比孔子晚生18年,可谓希腊的孔夫子。
  
  他竟然是被自己构筑的南墙撞倒的!处在奴隶民主制的雅典城邦,苏格拉底极力主张“法制为贵”,法律是城邦强大的根本,一定要坚定执行。但他的政敌却诬陷他犯有腐蚀雅典青年信奉邪教的罪行,在执行官会议上经投票判定他服毒自裁。他本可以祈求宽恕,或者逃离,逃离的途径学生们已经安排好了。但是他拒绝了。他不愿向政敌低下高贵的头­,他要以死来维护法治的尊严。死前他还在镇定自若地与学生讨论学问,也拒绝吃死刑犯那顿丰盛的晚歺。牢卒被感动得流泪,说从未见过这样的人。
  
  他以自己的死维护了自己主张的“法制为贵”,因而有了更多的追随者。古代西方法制观念比古代中国更为深入人心,其中是有着苏格拉底们鲜血的浇灌的。是的,他倒在自己构筑的法制南墙之下,却撞痛了这堵南墙背后的非法制力量。真正倒下的难道是苏格拉底吗?


华商报刊发书法家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文章

  下面说的这个人又不同,他似乎在横亘于前的南墙下犹豫过、退缩过,却成为中华风骨的一个标志人物。他是我们陕西韩城人,工作在汉长安。不用说,他是司马迁,司马子长。在汉武帝判定李陵叛国的时候,他基于事实,挺身直言,为李陵辩护,认为李陵寡不敌众,降敌只是权宜之计。这就触怒了皇帝,下令处死,或者用重金赎买生命,或施以宫刑。他没有像苏格拉底那样慷慨赴死,穷文人也没钱赎罪,他选择了人所不耻的宫刑,屈辱地活下来。一位刚烈正直的人,从此只能无根地苟活!
  
  在《报任安书》中司马迁写到了自己当时的心情:他被人羞辱,没脸祭扫祖坟,每日愁肠百结,精神恍惚,不敢见人,冷汗沾湿了衣襟,这是百代也洗不清的耻辱啊。但是有一个声音,父亲司马谈的声音一直在心头回响。父亲也是一位史官,临死前要他承继续史之志,承担史官之责,记录历史以留存后代。这不光是乃父遗训,也是历史赋予他的崇高使命。他跪答父亲:小子不才,一定完成父亲的遗愿,不敢稍有懈怠。从此,拿起了史笔的司马迁,扛起了史责,恪守着史心,在油灯竹简上熬过自己的余生,韧强的写着,写着,写着,终于完成了煌煌大著《史记》。《史记》不但创建了中国文史不分家的传统,创建了以纪传体写通史的中国史学写作体系,而且敢于对当朝的、在任的皇亲国戚乃至汉武帝作功过评价。鲁迅说得好,这真是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他保留了中国上古史、中古史的无数资料,成为见证这一段历史的铁证和资料库。他最终获得了历史的代言权。中华民族西汉以前的那一段历史,现在不是听司马迁在说吗?不是司马迁说了算吗?你剥夺我说话的权利,我却拿到了历史的话语权!这就是司马迁。中国第一史官,中国的史圣。


书法家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书法作品

书法家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书法作品
 

  司马迁对朋友说,我是个平庸的人,并不懼死,要死很容易,但轻易抛弃列祖列宗的嘱托,那才叫不忠不孝啊!是的,在汉武帝处罚他之后,司马迁没有一头向南墙撞过去,但是司马迁却撞向了一座更高的南墙,这是文化精神、历史精神中积弊很深的南墙。对他来说,活着比死去更不容易,更需要勇气!朝庭阉割了他的身体,却阉割不了他的人格,反倒是他把撞倒他的人钉在了史书的简册之中。汉武帝不愧是历史的强者,司马迁却成为了世界文化名人。他以自己在生命平台的妥协,撞倒了历史平台上危乎高哉的那座墙。
  
  哥白尼、布鲁诺、司马迁和苏格拉底告诉我们,自己心里如果没有墙,这个世界就没有墙,就可以为生命争取更多的可能性,拓展更大的空间!(肖云儒 2018年5月16日于西安)
  
  附: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简介:
  

散文理论的先行者
  
西部文学的拓荒者
  
丝路文化的推广者

书法家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

  
  肖云儒,四川广安人。196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。陕西文联副主席,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馆馆员。人事部评聘、中组部管理的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陕西有突出贡献专家,研究员。先后担任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会会长,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、中宣部文艺评论中心成员、文化部国家舞台精品工程评委、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委会副主任、西部新闻文化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。先后被聘任为西安交通大学、西北大学、陕西师范大学、西安建筑科大、西北工业大学、西安理工大学、西安美术学院丶西安文理学院等八所大学的教授和研究生导师。先后担任省文化系统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、正高职称分级评委会委员、省级突出贡献专家和三五人才评委会委员,省五个一工程奖、省重点文艺创作基金和省出版基金评委会委员。

西迁故事

  
  1961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1997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。专著有《对视》书系(五卷本)《雩山》书系(四卷本)《八十年代文艺会论》《中国西部文艺论》《民族文化结构论》《独得之美》《中国当代文坛百人》《独泊》《守昧》《美》(两人合著,第一作者)《肖云儒文化讲演集》,散文随笔集有《独步岚楼》《撩开人生的帷幕》《走过一一肖云儒艺术散文集》《黑色浮沉》
  
  (两人合著,第一作者)等,总共34部450万字。另,主编《秦岭四库全书(四册)》,并出版书法作品集10多部。

丝路著作(三部)

  
  2014年到2017年以75至77岁高龄三㳄坐汽车跑丝路32国90城,共五万公里,写作了《西部向西》《丝路云履》《丝路云谭》《丝路云笺》三部文化散文共60万字,并主编《一带一路读本(三册〉》《丝路故事(三册)》。
  
  在《人民日报》《求是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文学评论》《文艺报》《当代作家评论》《小说评论》等重要报刊发表论文和评论近百篇。《新华文摘》全文转载约六篇,《中国人民大学报刊资料》转载近二十篇。
  
  先后获得中国图书奖一次、国家“五个一”工程奖三次、广电部星光奖两次、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成果奖、冰心散文奖等国家奖七次,陕西文艺奖.艺术成就奖和陕西文艺奖.文艺评论特等奖等省级奖12次。曾捐资百万在西安交大设立肖云儒人文社会科学奖。
  
  大量参与国家各类文化学术活动,在各中央报刊、中央电视台、凤凰卫视、西部新闻网、陕西和全国各地传媒文化类版面和节目担任主讲上百次。在意大利、美国和港台多次讲授中国文化和西部文化,被央视授予我国首位丝绸之路文化宣传大使。《文艺报》一版头条《光明日报》五版头条等显著位置刊登过肖云儒长篇专访。
 

编辑:西部传媒网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西部传媒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处理。西部传媒网所转载的内容,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。
推荐热点信息